电力市场|电力现货市场会降低市场成员的综合风险

 

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说是电力现货市场风险太大,所以还是搞中长期物理交易保险一些。但童虎不这么认为,与常态认知不同,电力现货市场是有利于降低市场成员的综合风险,而非增加风险。或者换句话说现货只是更及时、精准地发现了价格波动,就跟体检发现了病症一样;但病症不会因为你不去体检就没有,相信现实中没有人会说是体检引发的疾病,但说现货市场有风险跟说体检引发疾病基本是一个意思。常规电力现货市场是基于安全约束经济调度的出清,实践证明这后面的技术与机制是比较成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技术、安全风险,因此我们在这也只讨论经济、价格风险问题。

(来源:微信公众号“天秤宫”ID:SaintDokho 作者:童虎)

一、市场机制本身就是一种风险管理手段

市场机制通过权责对等、自主选择来进行风险管理;针对高风险的交易,市场成员可以用脚投票,不予接受,此时自然而然会风险就得到了控制。

试想一下,如果连选择权都没有,或者好比高考时或恋爱时把选择权交给父母,难道由此带来的后果(喜欢不喜欢)会因为你自己不去做选择就躲得掉吗?实际生活中,我们支持自由恋爱而不是包办婚姻,支持填报志愿的作法而不是包分配,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有效交易的前提是市场中不存在欺行霸市行为,不公平交易得到监控,不合理规则会持续完善。无论是电力市场还是其他商品市场化经验告诉我们,市场没有发挥作用往往是因为市场没有完善,而不是因为把计划手段改成了市场手段这一决策本身。

对于政府或者计划单位来说,过渡到市场交易虽然让渡了部分权力,但是也规避了相应的风险。新冠疫情显示全能政府就要背负全部责任,责任越大风险当然越大。作为父母,如果一味强调小孩听话、乖,从来不让小孩自己成长,虽然家长的权威是有了,但他长大后你大概率要做好被啃老的准备。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强力干预电价、实施容量规划指导虽然看起来很不错,但这里面到底有多少资源错配?会不会影响电力行业自身的健康发展?这里面的风险肯定不会少,你承认或不承认,它就在那里。至于说另外一种情况,就是一方有权利而不承担责任,光负责决策而不会受任何影响,权责不对等,这对于所有相关成员来说是风险无限大。

二、现货交易提供了更强的风险管理能力

月度交易实现了管理颗粒度从年到月的细化,精细化程度是12倍;而现货交易则实现了从月度到15分钟的跨越,精细化程度是2880倍(96*30)。这种细化带来的只是难度增加,但整个行业的风险却是下降的。大学、中学、小学阶段学习的内容难度不一样,但没有哪个阶段需要什么特别的智商要求,普通人只要肯学习,都可以毕业。

现货市场的技术与管理要求会复杂一些,但目前还没有听说在哪个国家,因为搞现货导致市场主体无法参加,或者说电力系统运行不了。相反,现货市场往往会进一步促进偏差管理、阻塞管理、辅助服务与新能源消纳。采用15分钟或者5分钟的交易来引导系统调度运行,并且有中长期交易与之配套进行风险规避。这种安排一方面,大大增加了交易的灵活度,市场成员可以通过多种长中短期交易组合管理用能成本,减少高精度中长期负荷预测压力。另一方面,对于电力系统运行过程中各种因素导致的突发事件与偏差,均可以马上通过市场手段调度发、用电资源进行响应,通过经济刺激大大增加保障系统安全运行的资源规模,并减少了因为缺乏调整能力与空间导致的偏差考核、弃风弃光、安全压力,乃至调度因为缺乏透明性导致的政治压力。

至于说价差波动导致的交易风险,可能会有部分成员挣钱,一部分成员亏钱乃至退出市场。但是没有现货交易,市场主体不也是在大规模退出吗?等到哪一天独立售电公司差不多退光了,市场也就彻底歇菜了。到底哪种风险更可以接受呢?悲观的人看到了价格波动风险或尖峰价格问题,但乐观的人看到的价格波动中存在的套利空间,一个没有什么变动的系统最终会消亡,而一个充满变化的系统往往孕育着崭新的未来。所以有时候,反对现货市场倒不如其实是在反对市场,对不欢迎变化的人来说,在一个温室环境里玩玩已经是能接受的最大挑战极限了。

三、现货交易的优势在引导资源优化配置上将充分发挥

现货交易可以基于安全约束经济调度进行高频出清、定价,能够实现更高的管理透明度,更好地实现需供互动,并能够较为精细、准确地给出反映资源稀缺程度的价格信号;同时与之配套的各类金融或物理性的中长期交易,又提供了更多的价格发现能力,市场供需主体可以根据自身掌握的情况,在交易市场上进行投标与报价,由此将极大地促进信息地产生和流动。新冠疫情告诉我们,没有信息透明度,各种决策和快速响应将无从谈起,信息扭曲或不透明将带来公信力的下降与谣言漫天,在这种情况下优化决策也就无从谈起了。在电力市场这样一个多主体决策的平台上,问题将更为复杂。通过交易机制与数字技术的结合,现货市场无疑将极大地提升电力系统运行信息的丰富程度,而信息的透明与准确毫无疑问将帮助规划、生产、交易、传输、与使用各方,更好地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进行各类长中短期优化决策。

在存在电能、输电、辅助服务多种商品,峰谷平等多种负荷形态,风光水火核等多种发电类型,并且区域发展不平坦的局面下,唯有通过大量的信息供给、精细的调度控制、有效的经济激励,快速的互动响应,公平的权责机制才能真正实现资源长中短期的优化配置。如果只是依然于有限的机构与人,哪怕是再厉害的计算机,也不可能会跑出最优解。电力现货市场复杂度是要高一点,但并不会影响电力系统的安全水平,并且能够在能够通过市场手段与价格信号更好地帮助开展长期的资源规划、中期的供需匹配、短期的调度管理,这些都将有利于电力系统长中短期风险的解决或减轻。同时,只有在现货市场条件下,售电公司与多种类型的能源服务公司才能又发展空间,从而催生智慧能源新生态,而这无论如何对全行业来说都是一次不能错失的机遇,尤其是在国家大规模推广数据+这一背景下。

现实生活中存在不能解决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作法,真诚希望在电力市场化改革中不要发生类似事情,不要因为现货市场发现了更多风险,就把现货市场给停掉,而是推进利用现货市场及时准确预警风险,然后促进通过资源优化配置持续降低风险。